當前位置:首頁
> 企業文化 > 文化藝苑

生活最好的樣子

時間:2019-03-19 信息來源:新聞中心 作者:陳洋 字號:[ ] 分享


多年之後,麵對這張小方桌,我也許還會想起,舅舅怔怔地望著舅媽的那個下午。

當時,我們剛剛走進去,舅媽倚靠在床邊,就著舅舅端著的小方桌正在勉強吃飯,她的手無力地抬起了幾次,卻又慢慢地放下,最後好像下了很大決心一樣,將三五粒米飯放到了嘴裏,剛想把筷子放下,又像突然想到了什麽一樣,問道:“你又去淘魚了?” 

得知自己已到肝癌晚期,舅媽似乎就放棄了活下去的想法,然而舅舅卻不曾放棄,其實是舅媽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,而舅舅才是不能接受的那個。舅媽最愛吃野生魚,身體健康的時候,一頓能吃一條,舅舅時不時地就會去附近的河裏淘魚。噩耗來臨後,他更是加大了頻率,幾乎每天都會去。

11月的東北,河流雖已上冰但並不全然結實,舅媽總是擔心舅舅會落水,幾次三番禁止他去。他就趁著舅媽睡著的時候悄悄出去,拿著鐵鍬,鑿開冰層,待魚聚集到一起後,再用盆撈起來。如果是鯽魚之類的,每撈一次就能有好多,要是有泥鰍魚,就要將手伸到淤泥裏去撈。每次回來,舅舅的胳膊、腿全都濕透了,上麵還會帶著星星點點的冰碴,手凍得又紅又腫,但他第二天還是會拿著工具繼續去做。

由於肝腹水,舅媽的肚子腫脹得像掛著一個籃球,她已無法坐在飯桌邊吃飯,每天隻能將就著吃幾口。望著一口未動的魚,舅舅“諂媚地”笑笑說:“這是前幾天淘的,一直養著呢,你最愛吃的,嚐嚐還是那個味不?”

我的印象中,舅舅是典型的東北漢子,從來不會討好別人。他愛喝酒,也能喝酒,一頓能喝一斤白酒,粗粗的手指像一把鉗子掐著二兩的酒杯,似乎稍微一用力,酒杯就會碎得稀裏嘩啦,誰惹他不高興了,張嘴就能罵得你不敢抬頭。

舅媽也是一個大嗓門。記得有一次在餐桌上,舅舅給我倒了一杯白酒,可我實在是喝不下他那又辣又衝的小燒,舅媽看我實在為難,圓場說:“別管他,一個小姑娘,喝什麽酒,不喝了。”我心裏高興,剛想放下,卻看見舅舅瞪著我,實在怕得很,剛想勉強咽一口,隻聽舅媽喊道:“你自己喝就算了,還讓孩子喝,有點當舅舅的樣子嗎?”說完,奪過我的酒杯,啪地摔在了地上。我當時真怕舅舅一下掀了桌子,沒想到他愣了一下,然後拿起筷子悻悻地吃起菜來。其實,再強硬的男人都會有自己的克星,舅媽雖然不優雅、不漂亮、不溫柔,但這並不妨礙她成為舅舅一輩子的克星。

在舅媽最後的時光裏,舅舅總是陪在她身邊,給她夾菜,給她洗腳,給她揉腿……即使舅媽在睡覺,舅舅也在旁邊看著,他的柔情似乎比之前50年加在一起的還要多,也許他覺得這是唯一欠舅媽的。

舅媽去世後,舅舅隻是靠在窗邊,沒有一滴眼淚,偶爾拿起他平時最愛的酒,也是看看又緩緩地放下。農村有一個風俗,就是人去世後,自己的愛人不能在出殯的時候出現,否則也會被帶走。出殯那天,從火葬場回來後,舅舅在門口迎接我們,他突然問我:“最後選了哪個骨灰盒,是最貴的那個不?”我很詫異他怎麽知道我們在最貴的和最大的之間的猶豫,“我騎電動車去的,看著她被推進去的。”舅舅看著我,希望我回答他最後一個疑問,這樣他就可以安心了。

舅媽去世一個月後正好是過年,我照例去給舅舅拜年。走進去後,本想先給舅媽上柱香,可發現香案上擺著舅舅和舅媽的合影,照片上的兩個人雖沒有手牽手,卻笑得幸福燦爛。舅舅見我遲疑,說道:“沒事,想拜就拜拜吧。這是我和她唯一一張合影。這張照片照完,因為我們倆吵架,我一氣之下就把照片撕了,不知道她什麽時候粘好了,還藏了起來,整理她的東西時看到的,就放在這了,這樣我還能陪陪她,她也不會孤單了。”我突然覺得舅媽其實是幸福的,真希望她在另一個維度裏,也能如我這樣了解。

舅媽去世後,舅舅一直保持著一個習慣,就是經常背著大鐵鍬去淘魚,回來後放在盆裏養著,然後一直看著盆裏的魚兒遊啊遊,我想那是因為舅媽說過,自己一輩子都沒走出過農村,希望死後變成一條魚,出去走一走。

我不是一個迷信的人,但我相信命運有一些玄妙的存在,上天安排給你的一切應該是最好的,坦然的接受,勇敢的麵對,有些東西就連生老病死也無法阻隔。人生無非起起伏伏、跌跌撞撞,但隻要有事做,有人愛,有所期待,這應該就是生活最好的狀態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