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
> 企業文化 > 文化藝苑

生活

時間:2019-03-19 信息來源:新疆分局 作者:李乾群 字號:[ ] 分享


這大抵是一個溫情而又讓人心曠神怡的春節,我們領略大自然明媚的春光,就定然會擁抱丁香般多愁的春雨。從大年初三開始,這場纏綿悱惻的春雨已經淅淅瀝瀝下了整整三天了,每一條小道都仿佛塗滿了淡黃色薄薄的油,讓我們小心翼翼地行走。

我是一個南方的女子,理應舉著花雨傘漫步在溫州的街頭。然而,怕冷的我卻十分討厭這倒春寒,因為徹骨的寒冷從總會從腳掌蔓延到四肢,讓我無從適所。連續三天我都拒絕出門,早早把四肢藏進被褥,掖得死死的,不讓一絲風透進來,引來孩子不可思議的目光。昨夜的雨還是不知疲倦地下著,毫不倦怠地沿著屋簷滑落在父親的三輪車上“滴滴答答”不絕於耳。那聲音沒有那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活潑,也沒隨風潛入夜的輕柔,卻生生地在我的夢裏交匯成兒時故鄉的小河,還映照出河邊赤腳奔跑的毛丫頭,有些生澀和凝重,在夢裏反反複複。

當清晨的第一縷光伴著滴答聲滴落在窗欞上,當鳥兒們都還做著清夢,不知何時,雨聲漸停漸緩,像極了麗江古鎮那一串串風鈴輕蕩出的聲音,我竟在這風鈴般的雨聲中早早醒來。雨聲打碎了我的夢,零零落落的夢便散落在枕頭上,幻化成一段段影像,讓我竟然有些回不過神來。早餐過後,叮叮當當的小雨突然銷聲匿跡了,我有些欣喜,那些簇擁的情緒也悄然平靜下來,我像一個困頓的小孩終於可以走出門了。走到庭院,映入眼簾的當數那滿樹絢爛又惹眼的茶花,春雨清洗了她們的塵垢,前兩天似開未開的花兒們都熱烈張揚,伸長了玉頸,甚至露出鎖骨,讓人想入非非,再配上那水晶般似墜非墜的水珠,紅白輝映,甚是惹人喜愛。而前兩天熱熱鬧鬧、爭奇鬥豔的花兒早已在春雨中悄然落下,爭先恐後地讓自己迎著雨滴,散發著甜軟的光澤,芬芳的花瓣一片片妖嬈地排成一首詩,繪成一副畫,讓我駐足而觀。這原是我未曾留意過的景致,如今在雨後竟讓我有了驚喜。曾幾何時,我定會感歎:滿園落花春寂寂,斷腸芳草碧。此刻觀滿地落紅,我隻想到: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前幾日的惆悵便頃刻化成竊喜。

  我家院子旁是一條小小的、窄窄的巷子,被稱作“弄堂”,弄堂的盡頭是長長的石階蜿蜒過一片墓地通往山上。我穿過弄堂,拾階而上,空氣瞬間清新起來,一陣微風冷不丁闖進脖子,癢癢的,麻酥酥的,有些凜冽但卻十分受用,好像一個調皮的孩子撲在我的肩頭吹著氣撒嬌,也讓我感受到朱自清老先生那涓涓東風裏吹來的縷縷餓了似的花香,也有潮濕,卻唯獨沒有先生所說的泥土的滋味。我想這恐是農人還沒有春耕的緣故。

石階的兩旁小山野自顧自地生長著。為何說是小山野,緣是菜地局促又懶散地散落在山下,沒有規矩,也不方圓,不似大棚那樣整齊和一目了然,也沒有梯田那般的層層疊疊。這些菜園零零星星地被安置在墓地之間,看似不搭,但總讓我無端生出許多情懷。原本肅穆寂靜的墓地間多了這些活物,煞是迷人,每一塊地都鬱鬱蔥蔥地布滿了各種各樣的蔬菜:青菜、白菜、油菜、胡豆、蘿卜......清脆的綠,恬靜的紫,耀眼的白以及明亮的黃,這小山野就熱鬧起來,生與死在這裏凸顯得淋漓盡致,讓我目不暇接。逝者如斯夫?生者長相思,生命用另一種方式展現出來。

走近這些植物,我看見雨後的葉如此豐滿,嬌嫩,鮮豔,仿佛不染塵埃的綠精靈。我忍俊不住打開相機鏡頭,鏡頭下的每一片葉子上都滾動著晶瑩剔透的水珠,大小不一,密密匝匝,或竊竊私語,或嬉戲打鬧,或追逐向前,在綠葉間旋轉成一首歌,我的心也伴隨著她們起起落落,雀躍向前。

越往上走,空氣越是甜美,我的心也通透起來,仿佛每一絲風都可以貫通所有經絡,在血液中流淌。依欄遠眺,濃霧還聚集在山頂,或厚或薄,把陽光遮住,讓山多了些許神秘。時不時還垂下多情的手臂,輕攬山的小蠻腰。雲、山、霧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深綠、乳白、淺灰,繾綣交替,雨後的山靈動起來,就像一名婀娜的舞者。

這個城市此刻安靜祥和,仿佛世外桃源,那些海浪般的喜悅從心底湧了上來。

我輕輕地,慢慢地走過每一個台階,我怕驚醒這難得的寧靜。鳥兒們卻早已在樹林間沸騰了,它們跳著,唱著,你追我趕,從這棵樹飛到另一棵樹,叫聲或高或低,或長或短,抑揚頓挫,真是盛大的音樂會。它們歡慶著,傳遞著春天的訊息,餘音嫋嫋,讓我傾聽著前行,想不到在這小小的城之隅,還能領略到這樣的奇妙的歌聲。每一個音符都一頭紮進我那原本空落落的心,蜜一樣的甜彌散開來,讓我欲罷不能。 

回首,青青的瓦房、白白的牆磚、靜默的廟宇,一切回到自然,生活如此美好!時間慢些吧,我要搬把椅子,坐在這山上,看遍世間繁華而不盡,聆聽經年頌歌而不止!讓風揚起我夢,做一個追夢人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