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
> 企業文化 > 文化藝苑

春來憶故鄉

時間:2019-04-10 信息來源:五分局 作者:張搖 字號:[ ] 分享

這些天,丹東連著下了幾場雨。雨不算大,柔柔的、綿綿的雨絲,悄然而下,潤物無聲。坐在辦公室裏向外望去,窗子上結了一層淡淡的霧氣,稱得窗外的風景如夢境一般飄渺。偶爾會有幾個行人從窗前漫步而過,不徐不疾,淡定從容,也不曾打傘,任由那如絲的細雨落在發梢、臉頰乃至衣衫,仿若要洗去一身的塵埃。

這個時節的丹東,乍暖還寒。隻是對麵小坡上的青草芽子已耐不住“寂寞”了,沉寂了一個冬天的它們,早已“蠢蠢欲動”,努力著要破土而出;路邊的柳樹、桃樹、銀杏樹也結出了小小的葉苞,或許,這場雨之後就會抽出嫩綠的葉芽。一次生命的輪回又開始了!

在這裏生活了近一年的時間,對這個城市已經慢慢地生起了喜愛之情。隻是每到小雨斜飛的季節,總會勾起我淡淡的思鄉之情。大概,這樣的季節,四季輪回的起始,一個新的開端,總會讓人憶起最初的起點,故鄉,便在淅淅瀝瀝的春雨逐漸清晰起來。

我的故鄉蒲城位於中原腹地,黃河之畔的千年古城。想想從高中畢業之後,我便北上求學,繼而加入118图库工作,一晃五年的時間過去了,故鄉已經逐漸變成了車票上的一個坐標。每次都匆匆而歸又匆匆離別,於它我似乎成了一個過客,隻是那深紮在它“懷裏”的情感和與它牽扯的記憶,總會讓我睹物而思,不綿不絕。

故鄉的春天應該比這裏要早一些,蘆葦應該已經探出了頭,槐樹也快開花了吧,不知村口幹涸的池塘是否又盈滿了春水,農耕也要開始了吧!

其實,作為農村的娃,小時候的我最喜歡的是冬天,不用做任何的農活,而對於春天是有點不喜的,因為冬季過後,田裏既要灌溉又要施肥,作為家裏的小男人我是逃不過的。

不管這一冬裏雪多還是雪少,都滿足不了生長中幼苗的需求。一到春季,一望無際的原野裏是一攏一攏整齊卻稍顯怏怏的麥苗,各家各戶都開始了灌溉,我也跟著家裏充當一個可有可無的苦力,光著腳丫在依舊略帶寒意的水裏跑來跑去,做好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的任務。

灌溉完不久緊接著就要施肥了。記得那時施肥的工具還沒有現在這麽發達,大都靠人力施肥。我常常幹了一會兒就大聲喊著累,然後把活扔給哥哥,自己跑到地頭的樹底下,揪一根細草莖去釣“吊死鬼”,或叼著草莖躺在地上看天空中歸來的候鳥飛來飛去,幻想著十年後的自己。

除去那幾天“痛苦”的勞動外,其實故鄉的春天還是充滿了樂趣的,房前屋後、樹上樹下、河裏河外都是我和夥伴們的樂園。

那時還沒有繁重的學業,沒有生活的重擔和工作的壓力,有的隻是歡樂。每天約上幾個小夥伴一起去野外采各種不知名的小花,然後夾到書本中製作成簡易的標本;去野外剛萌芽的草地裏,尋找一種叫“茅針”的草,抽出裏邊的嫩莖,品嚐裏邊白白嫩嫩的芯,一臉的滿足;偶爾也會爬到樹上抓一把甜絲絲的槐花,那是最可口的零食。

記憶中故鄉的春,不是桃花十裏,而是房前屋後隨處可見的槐花,就連空氣中彌漫的也是淡淡的槐花的清香。最高興地是爬到樹上采槐花,因為可以光明正大的爬到樹上,釋放我那屬於搗蛋鬼的天性和本能。槐樹到處都是,枝葉繁茂,一簇簇的槐花掛在枝頭,誘人的香氣招引著許多的蜜蜂前來采蜜。低處的槐花早已被先到的鄰居摘了個精光,唯有更高處的才更香甜。

在腰間別上一把鐮刀,我就像隻猴子似的爬了上去,把一簇簇的槐花摘下來丟倒樹下,媽媽負責在下麵接應,把槐花拾掇好,放到事先準備的籃子裏。身邊的蜜蜂被我驚擾,嗡嗡地叫著,舍不得離去卻又不敢靠近。隻嚇得媽媽連連訓斥,讓我小心點兒,夠不著了就趕緊下來,不要冒險。我也不管,隨口應和一聲便又一心一意地摘著槐花,偶爾被刺紮出了血也滿不在乎。回到家後,晾幹水分,無論是拌上麵粉清蒸還是做成餡兒包包子,都是不可言喻的美食,至今想來仍回味無窮。

春季來臨,我家院子東邊的池塘中,一株株筆直纖細的蘆葦在春水地湧動中直插天際,似一個個等待將軍檢閱的戰士,又似一個個體態妖嬈的舞者,在春風中搖曳身姿。不時還有飛累的麻雀在上邊駐足、停歇,或是不知從何處歸來的水鳥在更密集處築起了巢;南歸的燕子也開始在屋簷下築巢了,沉眠了一冬的青蛙叫出了蘇醒後的第一聲蛙鳴……

我們一大群孩子在不知道誰家的麥地裏瘋了似地追逐、打鬧,被土地的主人嗬斥追趕便做著鬼臉一哄而散,主人家氣極了,還可能告到家裏,回家後又免不了一頓揍。

玩得累了就會爬到屋後池塘邊上一顆斜著生長的大柳樹上邊,趴在粗大的樹幹上,吹著暖暖的春風,望著身下碧波蕩漾的湖麵,撥動著手邊一直垂到湖麵的修長柳條,逗弄著偶爾經過的小魚。也會折一節手指粗細的柳枝,用力地擰動後,抽出裏邊白色的內幹,隻留外邊的一層皮兒,做成簡易的口哨,相互之間比著誰做得更好看,吹得更加響亮,那或低沉或嘹亮或尖銳的哨聲,在那些春天裏傳出去很遠,很遠……

故鄉啊,原來我有那麽多美好的回憶和過往在你的沃土中升騰,讓我如何不想你,如何不愛你;時光啊,果然是讓人追趕不及的東西,驀然回首,赤腳豁牙的小小身影轉頭與我相視,那是故鄉裏的我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