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
> 企業文化 > 文化藝苑

釘子精神(小說)

時間:2019-04-10 作者:韋淑英 字號:[ ] 分享


一根釘子成就了李金鼎的一生。

同樣的話從兩代人的嘴裏說出來,意味是不一樣的。

李金鼎在他們那代人當中,絕對是楷模標杆。一個普通的倉庫保管員,從揀釘子開始他平凡又不平凡的人生。拆模板廢棄的釘子,埋在渣子堆裏的釘子,上下班路上漏掉的釘子,反正隻要是釘子,他都如獲至寶地揀起來,彎曲的砸直了繼續用,尖兒鈍帽兒缺的,就當廢品賣了。他還自做了一把底部帶吸鐵石的工具,有點像鬼子的探雷器,走到哪裏揀到哪裏。在那個艱苦創業的年代,這種勤儉節省、愛廠如家的精神,博得了大家的尊敬和單位的認可。“釘子精神”成為工廠的寶貴財富,和他的光榮事跡及照片一起留存在廠史裏。

提起李金鼎,老一代人的語氣中仍充滿羨慕和敬佩。

而在李少秉一代年輕人看來,李金鼎的行為愚鈍得有些可笑。一根釘子能值幾個錢,指望從一根釘子、一滴水、一度電中省出個金疙瘩來,不是天方夜譚是什麽?而他李金鼎竟能憑揀釘子當成了廠勞模、集團勞模、部勞模,數不清的榮譽戴不夠的紅花,單位還分配了一套廠領導待遇的大房子,職代會上經常就坐於主席台位置。風光耀眼了一輩子,真是揀來的大便宜。時代造就了英雄,也造就了奇跡。

李少秉工作很忙,常常帶了文件回家去看。李金鼎看著一疊疊的打印紙就開始嘟噥:這紙多結實啊,背麵白白淨淨,完全可以再用的,真是浪費。我們那時候,馬糞紙正麵寫完了,背麵再用鉛筆寫。

這水性筆也是,一扔就是一把一把的,用鋼筆不行嗎?鋼筆水不容易掉色的,我們那時候上檔案的材料規定必須用鋼筆寫,而且一定要藍黑墨水……

一來二去,李少秉就很煩。耐著性子跟老爺子說:爸,你那一套都過時了,現在講的是效率,要的是效益。我們多拿一個訂單什麽都有了,你從旮旯地縫裏摳錢,能給工人發出工資嗎,能增強市場競爭力嗎,能讓企業長遠發展嗎?

你小子少給我來那套官腔官調,到什麽時候日子不得算計著過?省一點是一點,一點點積多了就是大財富,一點點浪費了就是大窟窿。這老輩子的理兒能傳下來,就是硬道理。

兒子背對著他,後腦勺上寫滿了不耐煩。李金鼎鼻子裏哼了幾聲,倒背著手出了家門。

這天,李金鼎把一個嶄新的法蘭擺在了李少秉麵前。

猜猜,我從哪裏弄來的?

 買的吧,你買它做什麽?不對,不會是……揀來的吧?

對嘍,就是揀來的。你不想知道我從哪裏揀來的嗎?

我的老爸啊,你怎麽又去揀破爛了!你那優良傳統咱不發揚光大了行不行?有時間看看花養養魚遛遛鳥的,幹點啥不好!

兒子唧唧歪歪,李金鼎倒沉穩,氣定神閑。那副架勢李少秉再熟悉不過了,每每心裏有了譜,父親就是這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,全不似平日裏的絮絮叨叨、纏言碎語。

你不想知道這個法蘭的價值嗎?

爸,你是想讓我給你發獎金頒獎章吧。我說過多少次了,時代不同了,你那一套不時興了。李少秉一臉無奈。

錯。用你們的話說,那是鬧(NO)!你忒小瞧你老子了。我必須給你好好掰扯掰扯。告訴你,這個法蘭是我從廠區路邊揀來的。一個重要的零部件怎麽會丟在不相幹的地方,至少存在三種可能。

月黑風高夜,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現在廠區圍牆下。側耳細聽,四周隻有蟋蟀不倦的鳴叫,還有風卷掃樹梢發出的呼號,合著老警衛高一聲低一聲的呼嚕。隻見手臂一甩,一枚圓盤似的東西劃著漂亮的弧線飛到了院外的草地上。一枚,又一枚……其中一枚不老實的家夥著地後,側立滾行了十幾米,窩藏在低窪處,被一大早遛彎的李金鼎當場拾到。

一輛運輸車呼隆隆奔馳,一個急彎轉過,後廂裏飄飄然滾落幾個法蘭。司機眼睛都不睒,揚長而去。留下孤魂野鬼似的的幾個鐵疙瘩。在李金鼎的眼裏,那是金疙瘩啊,就這麽著扔掉了,怎麽沒人回來找呢?

最不好的一種猜測,如果是用於輸水管道連接的法蘭,莫名其妙地脫落,就會形成事故隱患。

李少秉早把臉轉過來了,不認識似地看著麵前腰背佝僂眼神卻依然明亮的父親。

李金鼎不禁有些得意:我說的有道理不?你老子這根釘子,還有個鑽勁兒,被我盯上的事,一準兒得弄明白。

廠裏開展了管理提升活動,重點是提倡雙增雙節,建立健全各項規章製度,如物資材料出入庫製度、廠區治安綜合治理條例等,還要進行一次安全隱患大排查。

李少秉依然帶文件回家,不過文件都是雙麵打印的。水性筆依然用著。市麵上買不到藍黑墨水,再說,鋼筆也很貴的。

李金鼎是高興的。但內心還有一絲遺憾,他最想聽兒子親口說一句:爸,你那一套沒有過時,釘子精神還得發揚光大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